您的位置:首页 > 留学随感
感恩珞珈山(历史学院)
发布时间:2010/12/16 点击次数:6058
 

 

青春无悔 感恩珞珈

——感怀母校七载岁月

25年前,我出生农家,从小在乡下长大,当时懵懵懂懂,并无太大追求。而今我身在剑桥攻博,徜徉在古老校园中,欣赏剑河美景,吟诵徐志摩先生的《再别康桥》,宛若美梦。从贫穷而封闭的农村,到世界顶尖学府之剑桥,命运的眷顾甚至出乎我的意料。每当念及自己人生的这一突变,我会不自觉地想起母校,正是在母校的岁月让我经历风霜,帮助我实现留学英伦的梦想。

秀美珞珈 知识圣殿——回望我的母校

2003年金秋进入武大,到2010年金秋离去,我在珞珈山学习生活了整整7年。在我心目中,珞珈山就是我的第二故乡,宛若母亲一般美丽。

在我看来,母校之美有二。其一,风景秀丽,美不胜收。记得刚进武大之时,我在校园里闲逛,一时便被美丽的景色迷住了。参天的大树,古老的建筑,郁郁葱葱的珞珈山,波光粼粼的东湖水。樱顶之上有个石碑,上面刻有董必武先生为武大的题词,即“珞珈之山,东湖之水,山高水长,流风甚美”。如此山水,如此流风,或许可以让每个武大人都成为诗人。在闲暇之时,我有时登山远望,有时泛舟东湖,也常常写诗填词,这样的闲情雅致或许只能在母校的美景之中才能滋养。现今虽远别珞珈,但母校之美景我仍记忆犹新,有时还会出现在我的睡梦中。

其二,学习条件优越。母校不仅有一流的老师,还有自由宽容的学风。在母校七年,是我知识的“爆炸期”。记得本科四年,除专业学习之外,我听凭兴趣在各院系四处听课。例如,我曾修过一年的高等数学。该课程由曾宪武老师讲授,他讲课思路清晰,循序渐进,而且富有才气,并且不乏幽默,十分有趣。我听过哲学院的课,包括赵林老师的西方哲学史、陈望衡老师的美学概论和钟年老师的社会心理学。我也听过不少文学院的课,包括外国文学史、唐诗欣赏、中国文学史等等。我还上过经管学院的西方经济学课程。此外,我选修过很多学校通开课,包括相对论导论、水能源概论、伦理学概论、音乐欣赏、大学语文、社会学概论等等。此外,听的讲座更是不计其数。武大的各类讲座很多,当时凡是有点兴趣的,我都去听,涉及包括数学、物理、文学、历史、哲学、宗教学、心理学、经济学、法学、社会学、政治学以及校史或热点时事等领域。其中演讲者不乏邓晓芒、李工真、赵林、尚永亮和李敬一等名师。此外,我还利用武大图书馆丰富的藏书资源,广泛阅读,涉及很多领域,包括历史、文学、哲学、经济学、心理学、社会学、政治学、物理学等等。这样广泛听课、读书,自然有些漫无计划,效率当然不高。但是,从中我也受益甚多。其中体会最深的是开拓了知识面。古人说,年轻人应该遍食五谷杂粮,这样才不会营养不良。我认为,知识也是如此,在多个领域涉猎一些,这样知识结构才不会太狭窄。

无悔选择 无限追求——执着我的专业

在母校七年,学习世界史也有七载。至今回想起这段经历,常常庆幸自己的选择,至今无悔。在母校学习世界史,所获甚多,难以一一尽数。下面仅列举两项。

第一,培养模式独具特色。2000年,武大在全国率先开办世界历史试验班,其时正逢武大合校。之后,武大世界史一直坚持国际化办学的培养思路,在国内可谓独树一帜。在母校七年,正是受其熏染。其中有三项感触颇深。首先是外语。以我为例,我本科时不仅阅读了不少英文原版教材,而且在学年论文和毕业论文中尝试主要参考外文资料,这种训练奠定了我的英语基础。此外,我还修习了二年法语和一年日语。其次是延请国内外著名世界史专家来武大讲学。就我听过的讲座而言,有华盛顿大学的伯恩施坦教授、伯明翰大学的斯旺森教授、巴黎十大的杜马教授、北京大学的彭小瑜教授和黄洋教授、南开大学的陈志强教授、首都师大的徐蓝教授和刘城教授等等。通过这些讲座,我得以与国内外一流专家接触交流,极大地开阔了视野。其三是鼓励并支持学生出国深造。在我出国前,世界史通过中法交流项目和国家公派奖学金项目陆续派出10余名学生出国深造或交流,其中大多数人我都认识。他们的经历逐渐燃起了我的出国梦想。

第二,学风纯正,教师一流。武大世界史由国内世界史学科奠基人、“哈佛三剑客”之一的吴于廑先生创立,故而有着深厚的学术传统。不仅如此,世界史名师十分集中。他们专注于学术研究,授课认真,热心培养学生。就我而言,除导师向荣教授外,陈勇和李工真二位教授对我帮助尤多,他们不仅解答我提出的各种问题,而且对我的学习悉心指导,有时还邀请我到家里聊天交流。他们的热情让我十分感动。此外,我还十分感激刘绪贻先生。先生为国内美国史研究的奠基人,卓然一家。如今虽然年迈,但笔耕不辍,矢志学术。此外他还不时邀请我去他家聊天,并时时鼓励我专注学术,追求真理。这种纯正的学术精神和提携后进的风范让我难以忘怀。正是这些先生老师对我的“礼遇”,坚定了我投身学术之志向,至今不渝。

总结学习世界史七载的经历,我认为我绝对不是世界史最优秀的学生,但或许是从中获益最多的一个。

不是父亲 胜似父亲——感念我的导师

不是父亲,胜似父亲。我愿将这句话献给我的导师——向荣教授。从大四开始毕业论文写作到我离开母校,向师担任我的学术导师三年有余。在我看来,我可能并非一个好学生,但他却一定是个好导师。从他身上,我学到的东西太多太多,难以尽数,只能列举如下几项。

其一,严谨的治学精神。向师早年师从吴于廑先生,后在英国伯明翰大学攻读博士归国,这种经历让他具备了严谨的治学精神。记得有一次请教他如何写论文,他回答:“写论文不能图快,一定要充分掌握资料,并且充分思考,写论文一定要慢下来。另外,不要轻易下笔写论文,下笔就要写出精品。”他告诉我,他写一篇自己比较满意的论文需要一年甚至更久。他是这么说,也是这么做的。我曾认真读过他的论文,论文篇目虽不多,但篇篇精品,选题、结构和文字都有讲究,非有严谨之学术精神难以为之。

其二,敬业的牺牲精神。从1996年博士毕业回国至今,主持武汉大学世界史学科的建设已有15年。在此期间,武大世界史进步很快,不仅在全国率先成立了世界历史试验班,而且成为国家重点学科,各项状况逐渐改善。如此进步,与他的牺牲是分不开的。他身为国内世界史知名教授,不仅平时给本科生和研究生上课,而且还要负责世界史所的各项事务,可谓尽心尽力,兢兢业业。因为是他的学生,我与他接触很多,有时也会协助他办些事情,对此也很有体会。我记得有很多次,下午他开完会,晚上要上课,没时间吃晚饭,他就在办公室吃盒饭。还记得师母曾告诉我,因为他很忙,几乎没有周末或寒暑假,平时陪家人吃饭的机会也极少。

其三,无私的育人精神。向师花在学生身上的精力极多。例如他组织了一个专业Seminar,每两周一次,凡是他指导的研究生都须参加,他也几乎每场都到。Seminar的成员包括他自己,每个学期都要在该Seminar里宣读自己的论文,与大家讨论。我自进入硕士阶段以来,几乎毫无间断地参加了该seminar,三年有余。这个seminar学术氛围很浓,通过参加该活动,我开阔了自己的学术视野。此外,他对我的指导十分尽心。记得写作硕士论文期间,从选题到收集资料,凡是我有困难找他,他都悉心解答,并提供建议。此外,他还帮我认真修改论文。记得我拿到他批改后的论文初稿时,只见论文上密密麻麻全是修改意见,可见他从头到尾认真读过。此后,我参考他的意见修改,然后再送给他看,他再提供批改。如此反复有五六遍。这次论文写作经历让我真正体会到何谓历史研究以及如何做历史研究,至此我才在研究上正式入门。另外,在今年出国申请的关键时刻,他也给我提供了巨大帮助。他不仅帮我写推荐信,而且替我认真修改其他申请材料,例如个人陈述和研究计划,大至结构,下至语法。申请过程一波三折,困难重重。每当碰到困难时,我联系他,他总是耐心地鼓励我,并为我提供建议。

他曾告诉我,他在工作上的时间如此分配:三分之一用于做研究,三分之一用于世界史所事务,三分之一用于培养学生。在我心目中,他是一个优秀的学者、负责任的领导以及严格但不失亲和的导师。他不是我的父亲,但在培养我方面胜似父亲。这种师生之缘,绝对是人生对我的慷慨馈赠。他的这种学者和导师风范深深地感染着我,让我义无反顾地投身学术研究之路。

圆梦剑桥 祝福珞珈

18岁入武大,到25岁离开,这七年在我心目中是人生最宝贵的岁月。这七载岁月里,因为美丽的母校,因为历史学院世界史的培养,因为那些可爱的老师和同学,我从一个懵懂的少年变成一个拥有理想、思想成熟的成年人,并且最终圆梦剑桥,从而在这个阶段画上圆满的句号。

如今在剑桥学习两月有余,这里各项条件优越,而且风景怡人。虽在另一片天地,但我仍时时想起母校,怀念那美丽的景色,思念那些可爱的人,回想那些难忘的经历。想念之余,写下这篇稿子,恰逢母校合校十年纪念,聊以作为对她的祝福。

 

 

 

简历:

 

许明杰,19851214生于湖北省仙桃市一个普通农民家庭。20039月,进入武汉大学历史学院世界历史试验班。20079月,以全院第一的成绩考入武汉大学历史学院世界史专业硕士研究生,师从向荣教授,专攻英国史。20085月,被遴选为武汉大学硕博连读生。201010月,受“国家建设高水平大学公派研究生项目”资助,进入剑桥大学历史系攻读博士学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