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留学随感
留学随感 (资环院)
发布时间:2008/9/16 点击次数:12391
 

随 便 聊 聊

 

转眼之间,来美国已经1年了,时间过的真快,突然觉得,这一年,就象我以前经常说的那样,经历了许多,创造了许多,也改变了许多。

这一年,我们的国家,经历了太多的灾难。2月肆虐的雪灾,3月的西藏骚乱,4月的奥运火炬全球传递受阻,5月的汶川地震,6月的暴雨洪水,这一切,我们的祖国,都慢慢走过来了,虽然走的艰辛,但脚步异常坚定。中国加油,中国必胜的呐喊震撼人心。这段时间,我经常想起诗人食指的那首诗《相信未来》:当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我的炉台/ 当灰烬的余烟叹息着贫困的悲哀/ 我依然固执地铺平失望的灰烬/ 用美丽的雪花写下/ 相信未来/当我的紫葡萄化为深秋的露水/当我的鲜花依偎在别人的情怀/我依然固执地用凝霜的枯藤/在凄凉的大地上写下/相信未来……不管怎样,我们得向前看,相信未来,永不放弃。

目前我们作为学生,各方面能力有限,不能站到第一线,但必须明白,我们都是读书人,一个真正的读书人,应该有一颗真诚而坚毅的责任心,一份普通而又伟大的同情心,一份澄清于人世的感召力。我们应该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应该明白我们当前最应该做的事情。

有空的时候,我常和美国人聊天,用并不流利的英文跟他们介绍中国,告诉他们西藏、台湾都是中国的一部分。他们很多人很关心中国,令我吃惊的是,好些人都知道很多关于中国的情况,例如三峡移民移了多少人,地震中多少人遇难。他们经常说起中国经济发展速度,可以感觉到,他们很担心有一天中国会超过美国。记得西藏骚乱那段时间,我在车站遇到一个美国老人,他问我是不是中国来的,顺便聊到了西藏,他说一些媒体真是无聊,媒体报导的新闻都是假的,仅仅是为了吸引眼球赚钱,没有太多人会相信他们。这让我了解到,在西方媒体的歪曲报导下,还是有很多眼睛雪亮的群众,他们依然坚持用自己的判断去回击那些莫名其妙的新闻。这段时间,我真正体会到,国外的反华势力,别有用心,让我们感觉到心寒,同时也更加明白了,落后就要挨打,只有国家强大了,才不会被人欺负。

这段时间,从美国人身上,我学到了很多东西。他们做事很认真,把工作当成享受。我以前房东的儿子,有9份工作,每天都乐呵呵的,时不时哼着小曲儿,你可以感受到他的快乐,快乐地工作,快乐地生活。美国人喜欢读书,在车站,在车上,好多人捧着书和报纸。这让我很震惊。记得我99年刚进大学的时候,导师就跟我们讲,大学里做好三件事情,读书,做人,交朋友。读书这件事,是学生的根本,但是在互联网高速发展的今天,好多人都不读名著,不读散文词赋,不进图书馆,不上阅览室。然而在美国,读书反而象一种习惯,特别是好多年轻人,只要一坐下来,就拿出厚厚的书来读。这一点,的确值得我们学习。大部分美国人都挺热心,你要问路,他会很热心的告诉你怎么走,如果不太远,甚至会带你去。如果他不知道,他帮你去问别人,有时还会掏出电话问他的朋友。我待的地方是个大学城,这个城市,一半是学校的学生,剩下的一半是这里的毕业生,素质的确很高。没有人闯红灯,没有人超速,一切井然有序。

转眼之间,过了留学期限的一半时间了,每天我都会抽空看看学校的主页,看看学校发生了什么变化。真是不出学校,不知道学校的好。不出国,体会不到自己国家的好。以前,遇到好多事情,多的是抱怨,少的是理解。多的是埋怨,少的是宽容。以前把美国的实验条件想的非常好,来了之后才发现,很多地方还不如国内的设备先进。他们之所以能够做出很漂亮的工作,在于他们对待科研的态度,很认真,不急躁,工作细致,有问题和大家一起商量,有时候争的面红耳赤。我觉得,我们缺乏的,都是他们所坚持的。我们虽然可以意识到这些,但是很难做到。我很少听到他们说仪器设备不好,很少听到他们埋怨自己的学校,他们有什么想法,马上反映给系里,学校的职员都很好,很和蔼,很有耐心,问题解决起来也比较方便。我觉得,我们对待自己的国家,对待自己的学校,也应该多一份理解,多一份宽容,多一份主人翁意识,才能解决困难,才能不断发展。

真心祝愿我们的祖国越来越好,武汉大学也越来越好。

 

百年名校错落几许枯木残枝、点缀几处古香古色的建筑,让人觉得她更富有勃发的气势,武汉大学就是这样,不愧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大学之一,我去了加州的很多大学,BerkeleyStanfordDavis等等,都不及武汉大学漂亮。珞珈山下,枫精梅骨,樱白桂香,不论是古木参天、依山傍水的校园,还是古朴典雅、沉郁庄重的老斋舍,处处体现着浓郁的人文氛围。不过,即使再美的校园,也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学校就象铁打的营盘,我们都是流水的兵。前段时间,我看到学校网站上的毕业典礼新闻,发现又是一年毕业时。每当玉兰花绽放的日子,总有人选择留下,有人选择离开。我记得2003年夏天,本科毕业,哭的一塌糊涂,不知道是因为喝醉了而流泪,还是因为流泪了才喝醉。2006年,硕士毕业,仍旧充满离别的伤感。2007年来美国的时候,大家到站台上送我去北京,我居然忍住了,但转身了就没有再回头,生怕再来个一塌糊涂。所以,对于毕业或者分别,我多多少少有些抗拒,但是无能为力。多年的美好青春,终会遗忘在这片美丽的校园,化成风穿行于梧桐树叶间。正如抓不住风却可以从梧桐树叶间辨析风的经络,我们找不回那一截青春,却可以从那张书桌上触摸到当初的脉搏。

坦白的说,我不喜欢回忆,也不习惯去盘算太远的未来。来美国之后,总喜欢喋喋不休的去追忆过去。曾戏言,十年一觉大学梦。说的是从小学,初中,高中,十几年的拼搏,为的是圆这一个梦。仔细想想,从本科到博士,整整十年,又何尝不是围绕着一个一个的梦想?我从来都以为,人生中最美好的十年会留在武汉大学,都会留在珞珈山下。不过,遗憾的是,我仅仅待了8年,剩下的2年阴差阳错地来了美国。回想起这8年时光,无数感慨,无数收获,也有无数遗憾。点点滴滴的事情,都永远成了回忆,挥之不去。忘不了初到异乡举目无亲时的彷徨,忘不了通宵达旦撰写论文时的疲惫;忘不了考前废寝忘食熬夜苦读的辛酸,忘不了获得优异成绩时的欣慰与感慨。当年的我,还特地跑到鲲鹏广场去看那鲲鹏雕像底座上的四句话:北冥深广、鲲翼垂天,云博九万、水击三千。一晃就到了现在,8年就一个瞬间。回望8年来的每个镜头,都经历着日积月累的过程,是学术的,也是情感的。各位老师们在课堂上或滔滔不绝,或循循善诱,或旁征博引的风格展示了高等教育的大千世界,而每一张和蔼的脸孔,每一道睿智的眼神又折射出他们作为灵魂工程师的人格魅力。在这里,我看到了国家的过去、现在与未来,看到了祖国的生命与血脉,看到了过去的辉煌、萧条与逐步崛起,更看到了机遇与挑战。每个人刚进大学的时候都踌躇满志,都拥有着孜孜追求的梦想和与日俱增的豪情。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梦想和豪情会渐渐离去,离去并不代表着悲哀,离去使我们有一个宁静的空间去思考,离去使我们能用双手去做更多的平凡事。有空的时候,要静下来多想想,是不是今天比昨天更有了智慧,更懂得生活的美好,更懂得了宽容的含义?这样,每一个阶段,才会充实,才能学到不同的东西。

时间总是不停的流逝,一切都在不经意间。我们总会面临很多选择,也会错过很多机会。有时我们迷失了自己的道路,可能不是由于无知,而是由于过于自信,过于犹豫,过于谨慎或者是随便放弃?记得当年我准备考研的时候,翻开那些书本,突然觉得看着一些觉得很熟的题目却有一种无从下手的感觉。现在想来,其实不只是题目,很多事,很多人。原本自己很熟悉很喜欢的,以为明天一定可以继续再做的,以为自己一定可以做到的,以为自己一定可以再遇到的。于是,暂时放下手抑或转过身,甚至随随便便就放弃,想的是明天又可以重来的希望。然而,太阳落下去,在它重新升起来之前,那些事,就再也不可能再经历,那些时间已经悄悄流逝。地球总是一天天转动,会带走很多,会冲淡一切?最近看一部电影《kung fu panda》,里面有一句话,Yesterday is history. Tomorrow is mystery. Today is a gift. That's why we call it the present.的确,昨天只能够算作一段历史,明天也是谜一般。今天,才是一种馈赠。

本科的时候,我住在樱园。我喜欢傍晚的时候到平台上去看风景,去发呆。站在樱顶的时候,可以看很远,可以看到珞珈山,可以看到东湖,可以看到一级级台阶,也可以看到远处的万家灯火,视野很开阔。俯下身去,就可以看到时而冷寂,时而热闹的樱花大道。那个时候,可以安静的想很多事情。有人说,珞珈山最美的时候,不是春天,而是秋天,我也这样感觉。很怀念住在樱园的日子。

有人这样说过,自己把自己说服了,是一种理智的胜利;自己被自己感动了,是一种心灵的升华;自己把自己征服了,是一种人生的成功。想想我们的每一次经历,每一次成长,有何尝不是一次次说服,一次次感动和一次次征服?无论是在学校也好,还是踏入社会也好,这些过程每个人都会经历,也都难以忘记。在这些过程中,有苦有甜,有痛有乐,我们要随时准备着面对困难。要知道,人生的旅途不会在鲜花中平铺。在抵达秋天的路上,随时会潜藏泥泞;在通往春天的路上,随时会砌满冰层。我们随时会跌倒,但是还得爬起来,继续前行。

尼采说,谁终将声震人间,必长久深自沉默;谁终将点燃闪电,必长久如云漂泊。

王小波的一本书里,有这样的描述,他说一个人的怀念和回忆,就象一动不动的躺在水底,看着水面上的树叶漂过去,就这么漂过去。我所看到的关于我的树叶,大部分与研究生会的那段岁月有关,从20039月到20076月,整整4年。本科的时候,在学生会待了3年。8年武汉大学的学习和生活,竟然有7年和学生会、研究生会有关。从本科阶段的年级长、院学生会秘书长、副主席,到分团委副书记;从研究生阶段的院研究生会主席、校研究生会常代会副主任,到校研究生会副主席、常务副主席、主席,每一个阶段,都与学生会、研究生会分不开。记得我当校研究生会主席的时候,曾经写过一篇《致全体研究生会干部的一封公开信》,里面谈到3点加入研究生会的原因。一是锻炼自我,二是结识朋友,三是做一些事情。这几点原因很简单,但很真实。这几年里,我很高兴能够伴随研究生会一起成长,很庆幸结识了很多有着兄弟姐妹般友谊的朋友,很自豪做出了一些对于研究生会和研究生有益的事情。这一切,都将成为我人生中一笔宝贵的财富。

我们的大学是一个巨大的容器,她包容你所有的理想,所有的成长方式。你可以日复一日的穿梭于这个校园,来实现你的理想。无论是学生会,研究生会,还是各种社团,都是这个巨大容器里的小小角落。角落虽小,却都有着广阔的舞台,况且这舞台,是给想做的人机会的舞台,给能做的人事业的舞台,给做好的人荣誉的舞台。小书斋终要走向大舞台,为何不在学生时代锻炼锻炼呢?所以,我一向都觉得,如果有机会,就应该争取,而不是逃避。我们都很平凡,但不论怎样,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梦,每个人都可以奏响一把属于自己的琴。所以,很多人一起,大家有不同的梦,有不同的琴,就可以奏出无比悦耳的曲子,可以谱写令人艳羡的华章。朋友们聚在一起做事,无论成败,都是一种经历,在这种过程中,总可以学到许多课堂上和书本上学不到的东西。大学之所以叫大学,重点在学,多学,博学。学知识,学本领,学技能,学处事,学做人。人的一生,就象庄稼成长一样,总得经历拔节的痛苦,抽穗的兴奋,扬花的喜悦,才能走向收获的季节。

记忆就象一张大网,很多东西都会从网里漏掉,留在网里的都是最美的东西。回望在研究生会的那些岁月,很多东西可能逐渐模糊,但是,那些事,那些人,却越来越清晰。我们延续过,开创过一个一个的品牌活动,弘毅讲堂办到了150多期了,博士生学术沙龙也到了40多期,三大球赛走上了正轨,辩论赛,歌手大赛越来越好……,这些活动,可能对于好多研究生而言,不太熟悉,但是,这些点点滴滴的活动,何尝不是我们研究生烦杂学业之余的调剂?对于我们而言,不厌其烦地为食堂的饭菜质量、价格,为住宿条件的改善和后勤、物业的老师们沟通,我们一次一次的提案,一次一次的调研,也是为了能够为研究生生活环境的改善而尽绵薄之力。研工部、团委、后勤和物业的老师们,多次替我们向学校领导反映情况,给予我们莫大的支持和鼓励。我知道,我们做了我们能做的,该做的。那些在研会的朋友,放弃了休息时间,放弃了周末,做了既是分内的,又是值得称颂的事情。我们是一个不大的团队,我们没有太多的权力,我们也不是专业的队伍,只能多沟通,多想同学所想,多做一些事情。我曾多次说,这些年,研究生会在做一个木盆,我们没有很好的条件,我们都很平凡,是一块一块很短的木板,但是,我们都很勤奋,很团结,我们很多人在一起,做不了木桶,但是做成了木盆,虽然每块木板都不长,但是合起来直径很大,盛的水照样比木桶多,木盆难做,难在形成合力,难在精诚团结。我们这些兄弟姐妹一起,我也用过这么一个不中听但是很中用的比喻,就象寒冷的冬天,一群豪猪挤在一起取暖,但各自身上的刺又迫使它们马上分开;御寒的要求又使它们聚在一起,疼痛又使它们再次分开。这样经过几次反复,它们终于找到相隔的最佳距离——在最轻的疼痛下达到最大的温暖。我们都感到了集体的温暖,相互尊重,相互理解,相互欣赏。我们不可能做一辈子的研究生会,但是我们可以做一辈子的朋友。

生命中的两年、三年,仅仅是弹指一挥间,然而在研究生会的这几年,铸就了我一生的信念。我是一名从研究生会这个营盘里退役的老兵,就象《士兵突击》里的钢7连一样,不抛弃,不放弃,对于研究生会,有别样的情怀,不论到了哪里,我都一如既往地关注和支持着她。

“家在闽山东复东,其中岁岁有花红,而今再到花红处,花在旧时红处红。”我们一届一届的来,一届一届的走,但是不管谁走,不管谁来,我都衷心祝愿研究生会之花能时时火红。

 

资环院2006级博士 邓红兵 于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