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院系风采
【测重GeoScience Café】李志林:研究生学习是从技能到智慧的全面提升
发布时间:2017/6/22 点击次数:2650

6月2日16:00,测绘遥感信息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客座教授李志林做客GeoScience Café第165期学术交流活动,结合自己攻读博士和指导博士生的经历,分享了自己对博士研究与博士成长的思考。

>>>人物名片

李志林,香港理工大学土地测量及地理资讯学系地理信息学首席教授,“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国家““千人计划””入选者。国际摄影测量与遥感学会顾问委员会委员,曾任国际制图学会副主席(2007-2011)、中国测绘学会名誉副理事长(2007-2011)。李志林从事教学科研30多年。先后出版英文专著2部、中文专著1部、在国际期刊上发表论文120多篇。同时也是国际摄影测量与遥感学会丛书主编、多个国际权威杂志的编委或亚洲区主编。

李志林教授作报告

>>>报告现场

早期大学教育:由授课型向研究型转变

在早期欧洲大学中,老师授课、学生听课是大学的常态,且中下层人民的子弟无缘进入大学课堂。幸而19世纪初伦敦大学的建立打破了阶级壁垒,让中产阶级子弟也能接受高等教育。然而,老师只授课、不做研究的状态并未改变,这产生了老师与学生互动较少的问题。

德国的洪堡兄弟面对这个问题,提出了让学生与老师一起做研究的想法,从而开启了近代大学的历史。由此,大学教育由“授课型”转向了“研究型”,这对于高等教育的影响深远。如今,在德国还能看到很多洪堡兄弟的塑像,马克币上也印有他们的头像,还有用来纪念他们的著名奖学金——洪堡奖学金。

经过洪堡兄弟改革后的德国高等教育,彻底改变了德国的工业进程。德国在自然科学领域,获得诺贝尔奖的数目世界第一,工业长盛不衰。从一幅世界各国进口地图就可以看出,在欧洲范围内,德国的出口水平最高,其中高等教育的繁荣功不可没。

世界进口地图 The Largest Source Of Imports By Country

为什么要读研

人们为什么要做研究呢?李志林笑道:“有些人读研可能是为‘找不到对象’找借口。”这当然是一句玩笑话。一位德国科学家认为,研究能够陶冶人格,丰富智慧。

李老师认为,做研究能帮人识别真伪,也能使人思考问题的方式发生改变。比如英国脱欧,权威人士认为英国脱欧并不简单,其深层次的原因是中国2009年的大力救市。可见,研究人员对于社会现象的观察更为客观和深入,对于现象背后的原因都有更好的推断能力。

博士学位及其不同称谓

科学研究强调系统性、客观性。研究生需要学习研究的思维、方法、态度、智慧和道德。当你掌握了这些必须的技能,就可以拿到博士学位了。博士学位之于研究人员,就像驾驶执照之于司机,有了博士学位代表一个人可以在科研的道路上平稳安全地行驶了。

在国内,博士分为文学博士、理学博士、工学博士、医学博士等,这是参考德国博士体系进行的划分。英国则不同,博士统称“PhD”。PhD来自拉丁文,是“Doctor of Philosophy”的意思,强调的是智慧与哲学。所以在英国体系里,只要有智慧和哲学,不管是学医、学理、学工,都是PhD。

在美国,科学博士称为“Doctor of Science”,拥有这个学位要求你在一个领域里有了世界公认的成就。美国对科学博士的要求较高。比如法学博士是可以通过一些捐助获得的,而科学博士绝对不可能。

李志林教授风度翩翩

科研所需要的外部和内部因素

首先,做科研需要一个随性而自由的思维空间。李志林介绍道,英国获诺贝尔奖的科学家几乎都是酒吧里的乐手。之前武汉大学八一路上,还有许多小酒吧。李老师认为这是非常好的环境,后来都拆掉了。这样的酒吧提供了自由讨论的环境,各种思想的火花都在这里碰撞,升华出更加杰出的思想,从而为科学的进步提供了能量。所以,自由随性的环境对于科研是非常重要的。李志林认为测绘遥感国家重点实验室GeoscienceCafé 就是这样一个自由的环境。

做科研需要系统和客观的态度。查阅史料可以发现,古代中国人在科学研究领域被明确记载的贡献并不多,其潜在的原因就是因为中国人缺少系统性研究和客观的态度。李老师早年读过一本数学书,书中称,中国的数学成绩是辉煌的,但是对主流的发展没有影响。这句话对李老师的影响非常大,所以他认为中国人在科学研究中需要保持更加系统和客观的态度,从而对科学进步做出更多贡献。

做科研需要淡泊名利的心态。从前,科研是贵族在闲暇时间的爱好,贵族人士拥有良好的经济环境,不会把科研当作谋生的手段。而如今情况则有所不同了,大家不再拥有淡泊名利的心境。据说,格林尼治天文台有一位杰出贡献的科学家,维多利亚女王接见这位科学家,当问到工资时,科学家告诉女王,自己的工资并不高。女王认为他的工资与贡献并不相称,提议提高他的工资。但是科学家拒绝了,他说提高了工资,大家都会来把科研当作一门谋生的手艺,再也不会从事纯粹的科研。

做科研还要讲究“悟”。就像打网球一样,很多动作都是悟出来的。很多科学家也有悟的习惯,比如李德仁院士就有两本书:《不停歇的思考》和《不停歇的创新》,都类似于哲学专著。科学研究的更高一级就是哲学研究,当科学家悟到这个水平的时候,就会有触类旁通的能力,对事物的看法会更加抽象与通透。

做科研还需要能吃苦,能选择合适的方法,有较强的总结能力。说到能吃苦,易中天老师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易老师多年以前在武汉大学并不出众,但他很能吃苦,一直埋头苦学,终于有所成就。谈及合适的方法,李志林拿金子举例,仅通过眼观耳听是不能做出完全正确的判断的,还需要利用合理的物理化学方法,如与什么物质反应有什么现象,才能判定真伪。最后,拥有较强的总结能力才能使自己表的观点更加准确,让别人更好地理解你。

最后,做PhD还要做“T”型的博士,要有广度与深度。有了广度才能有眼界,对于世间万物才能有更清晰的看法。有了深度,才能为科学研究某一具体方向的进展做出自己的贡献,推动科学进步。所以李老师提倡大家都成为“T”型的博士。

>>>互动交流

观众A:李教授您好!关于研究生的学术道德,可能会存在一些学术道德不公正的情况,请问您是否遇到过类似的情况。如果有人的想法在投稿的过程中被审稿人剽窃,这样的情况下,投稿人应该怎么办。谢谢!

李志林:我个人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但是历史上有类似的事情发生。现在这样的事情不多见了,因为期刊都已经电子化了,新的文章见刊更快了。以前,信件投稿来来回回要很久,就为这样的学术不当的不良事件提供了温床。

观众B:感谢您的报告,请问您对比和观察内地高校和欧美高校,认为内地高校在研究生培养方面还有哪些地方需要加强?

李志林:现在内地大学的条件越来越好了,硬件设施是基本满足需求的。在科研教育方面,周启鸣老师认为,内地的工程味比较重,从小的教育科学味就比较淡。我们内地比较强调记忆,欠缺一些基本的思考。西方更加重视科研思维的培养,从小教育小学生做科学报告。所以西方有更多概念上的突破,而我们则较少。

互动交流

观众C:李老师您好,在确定研究之前,怎样判断一个方向值得深入研究?

李志林:有几个准则:第一个,自己要感兴趣;第二个,适合自己的,比如你对遥感感兴趣;适合自己就是要考虑自己的编程能力和数学能力;第三个,课题不能太大,课题范围太大,时间太长也不行;第四个,可行性,软硬件设备都必须要有,然后可以选择一个大方向,然后深入研究,直到能够提出假设并做实验验证,就可以确定一个具体的课题了。

观众D:您在讲座中提到毛泽东思想,请问您怎么看待毛泽东思想?另外,如何提高创新能力?

李志林:我离开西南交大的时候,只带了《毛泽东选集》。我认为毛的思想非常伟大。

杨旭书记:我认为毛泽东的创新能力非常突出,尤其体现在解决实际问题上。任何问题都存在自己的特点,是不同于其他问题的。类似的问题在不同的外界环境下,也是不一样的。为了解决问题,必须要实事求是,不能囿于老的方法,应该重新组织自己的能力要素。中国建国后面临很多新的问题,很多都是通过毛泽东思想的指导解决的,都是有创新和实践探索的。

我认为创新能力的提高,取决于扎实的基本功与创新的思维。通过解决实际问题的沉淀,来提高创新能力。不仅限于科研问题,还有生活和工作中的问题,解决了这些问题,创新能力就提高了。

实验室杨旭书记与学生交流

嘉宾与GeoScience Café团队成员合影留念

更多精彩内容(报告PPT、新闻稿及下期活动消息等)敬请关注Geoscience Café群(QQ群号:532362856),微信公众号:GeoScienceCafe

欢迎扫描二维码:

(文字:陈必武 摄影:陈必武 主持:许殊)